第七章

 

  紫雲走進浴室,挖出哭腫了眼睛的綺薇。

 

  「紫雲,妳接受維崧學長了吧?」她哭得聲音都變沙啞了,但臉上還是有著祝福的笑容。

 

  連紫雲這個鐵錚錚的女強人也哭了,一定是感動到不行吧。

 

  紫雲疲憊的看了看她,搖搖頭,「以後就別說他了。」

 

  「為什麼?!」不可能,「你們一早就對上眼了不是嗎?」

 

  「乖,別問了。我的公主,來洗把臉,眼睛都像兔子一樣了。」紫雲抿嘴,虛弱的把蹲在淋浴間的綺薇整個橫抱出來,放在洗手盆前,摸摸她的頭就出去了。

 

  看著跟著她走出來的綺薇,紫雲皺緊了眉頭,「幹嘛又跑出來?不是叫妳好好的洗把臉的嗎?」

 

  「我的大人,不拿卸妝液是怎麼能洗掉我臉上的彩妝啊?」綺薇沒好氣,扁著眼睛把大大小小的卸妝﹑護膚等用品抱進浴室去,丟下紫雲自己一個尷尬的搔搔頭。

 

 

  

綺薇迎著蓮蓬頭,沖刷掉她臉上的卸妝液和彩妝,放任過熱的熱水把自己的肌膚燙得通紅。

 

真不可思議。

 

  她無法想像為什麼對維崧有著濃厚好感的紫雲會拒絕他的告白,雖然她不懂他們兩個人之前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

 

  維崧學長會為紫雲這般如癡如狂,是不太可能看上自己的了。眼淚和著熱水毫不起眼的流下,如同她的錯愛。

 

***

 

  綺薇擦著頭髮走出浴室,卻看見紫雲呼吸粗重的在沙發躺著,整張臉都紅透了。手還沒搭上她的額,就已經感覺她滾著高燒。

 

  封印在輪迴裡的記憶衝破禁制,維崧的舉動又使她情緒激盪,強壯如紫雲也受不了這種精神上的衝擊,身體啟動自我保護的狀態,在她的腦袋接受過量的資訊時用這種方法保護她。

 

  「紫雲?妳還好嗎?」綺薇擔憂的搖醒她。

 

  「不知道……唔……原來都只不過因為是該死的前世今生……」紫雲神智不清的呢喃,搖著頭皺眉的樣子像是在發著惡夢。

 

  「來,別睡在這兒,會著涼。」綺薇扶起她,吃力地把紫雲拖到床上,「妳睡,我去給妳煮粥,有什麼事叫我,嗯?」紫雲嚶嚀幾聲,算是回答。

 

  綺薇把冷毛巾放在紫雲的額上才去煮粥。待粥煮好時,紫雲的高燒已經減退一點了。

 

  「紫雲,起來吃一點粥。」綺薇柔聲,坐到床上扶起半醒的紫雲,讓她倚在自己的懷裡,一口一口的餵著她。

 

  「我從來不知道妳會煮粥。」清醒過來紫雲驚訝地吃著綿綿的白粥,溫順的接受綺薇的服侍,像是個撒嬌的大孩子般偎在她溫暖的懷裡,從來沒有覺得綺薇這麼能幹過。

 

  「妳不知道我的事情還多著。」綺薇促狹的笑,把空蕩蕩的碗擱在小几上,拿面紙擦了擦紫雲的嘴角。

 

  「別走,」正要起來的綺薇被紫雲按住,「再偎一下下就好。」

 

  紫雲難得任性的撒嬌,綺薇也母性大發的抱住她,一下下的掃著她的頭髮。

 

  「那現在妳打算怎樣?」紫雲半瞇著眼睛,貓兒似的縮在一塊。

 

  「什麼打算怎樣?」

 

  「維崧。」把綺薇抱得更緊了一點。

 

  「沒什麼怎樣,該來的來了,該走的也會走。」綺薇輕輕的說,「沒有誰保證過我會愛他一輩子,更何況他心裡只有妳。放下一個人,沒有想像中難,再難過,我也曾經熬過。」

 

  默然。良久,紫雲開腔了。

 

  「我跟妳,說一個超級奇幻的故事。」

 

  明末明熹宗天啟五年,江南宜興的文學世家陳家誕了一個男嬰,名叫維崧,字其年。他遺傳了父親陳貞慧的天賦,成為了一個文學大家,娶妻生女,過著人人稱羨的幸福生活。

 

  直到清兵入關,遭遇亡國之災的陳維崧在順治十五年出訪如皋大夫冒襄,在水繪庵中的深翠房讀書,因為不敢夜讀獨眠,冒襄便使一書僮雲郎陪伴他。雲郎姓徐名紫雲,其時十五歲,儇麗善歌,文學素養高,是水繪庵樂班中的歌舞者。

 

  陳維崧對雲郎一見鍾情,贈以佳句,並之其畫雲郎小照,兩人情意漸濃。一日兩人神態親暱之時被冒襄看見,他忽然佯怒,命人把雲郎縛走。陳維崧大驚,無計可施之下去冒母求救。經過一番調解,冒襄已經不生氣,他要求陳維崧在一夜間送他詠絕句百首,就把雲郎送給他。

 

  一夜之間,陳維崧為了雲郎,苦思出百首絕句,贏得雲郎歸,與雲郎在如皋孤館相傍六年。清代乾隆禁男娼之前,男寵之風猶盛,陳維崧與雲郎的戀情在當時傳為佳話,許多士人紛紛唱和。

 

  康熙四年,雲郎結婚,陳維崧為雲郎寫了一首<賀新郎>,要雲郎別再為他惆悵。這首詞一出,即競唱人口,聞之絕倒。四年後,陳維崧對雲郎依然念念不忘,決意帶走雲郎。自此與雲郎周遊天下,再沒有回家。直到康熙十四年雲郎病逝以後,陳維崧心裡還是一直惦記著雲郎,為他寫了許許多多的詞,成為千古傳頌的同性戀故事。

 

  「紫雲,妳不要告訴我這個故事是真的。」綺薇越聽,臉就越變得刷白。

 

  「是真的。」紫雲閉上眼,「今天他跟我說的話,就是喚醒了我這麼一段記憶。」

 

  綺薇倒吸了一口氣,不敢相信。

 

  「難怪,我跟他一直都對對方有著奇怪的熟悉感。」

 

  「所以你們是輪迴轉生續前緣嚕?」最初的驚惶過去,這也未免不是難得在身邊發生的一件奇事。豁達的綺薇很快就被引起了興趣。

 

  紫雲苦笑,「妳覺得,我的愛情竟然被所謂的前世今生所操縱,這不是很可笑麼?我以為我終於找到真正懂得欣賞我的人,我以為終於有人單純因為我是我而喜歡我,結果只不過是該死的命運操縱下的結果?我無法接受扯線木偶般的愛意。」

 

  「妳就是為了這個原因,所以拒絕了維崧學長?」綺薇驚訝,卻也有點明白。

 

  紫雲一直都不乏追求者。但人總是喜歡看表面,很多男人只要一聽到她低沉沙啞的嗓音就避之則吉,女生則是因為覺得她像男人而對她著迷。從來沒有人好好的了解過她,真正的欣賞她。到她找到這個人的時候,卻是命運惡意的捉弄,使對方均有著類似的缺憾而惺惺相惜。但像紫雲一樣自傲的人,又如何肯向命運低頭屈服?

 

  她想要的,只不過是屬於自己,由自己操控的愛情而已。如此卑微的一個願望,卻被命運開了惡質的玩笑。

 

  「但兩個人一起,本來就是種緣份不是嗎?所謂緣份也只不過是天注定的而已。」綺薇憐惜的摸摸紫雲的頭髮。

 

  「那還算是我自己選擇的嗎?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紫雲把頭埋在綺薇帶著女生體香的懷裡,逃避著現實,「至少我現在沒辦法接受他,也還沒有辦法接受我只不過是幾百年前某一個人的轉生。我不想帶著另一個死去好幾百年屍骨早已腐爛到變渣的傢伙的使命和愛意去活,去愛那傢伙所愛的人。」

 

  紫雲深深吸一口令她安心的氣息,「至少絕對不會為別人而愛,我只會為我自己而愛。」

 

  還是很虛弱的紫雲就這樣在綺薇的懷裡沉沉睡去,綺薇也就拉過被子,抱著紫雲躺著。

 

  如果他們不是有著前世今生的關係,說不定維崧學長喜歡的會是我?

 

  綺薇突然想到這可笑的一點,忍俊不住。

 

  我也沒有缺過追求者啊。本質上,我也是跟妳一樣的。

 

本質上,誰不寂寞?

 

  「但有些事情,就是逃不過天注定啊。」綺薇釋然,對熟睡的紫雲輕聲說著,擁著她也沉沉睡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lfer 的頭像
wolfer

狼館

wol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剎
  • 一口氣把 7 章看完 . . .期待你的下一章 =]
  • 狐
  • 加油喔~期待你的第八章XD
  • MIU
  • 怕忘記劇情..
    又從頭看了一遍了..(笑
    猜劇情..女女配是不是?xdd`
    好啦,,我承認是您洩了口風..
    快点更新第八章啊..
  • Panda
  • add oil 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