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維崧不懂,為什麼總是要回到這個令自己害怕的地方。

 

  墮天使沒說話,只是靜靜的遞給他一杯龍舌蘭,然後又回去擦杯子。

 

  維崧也不作聲,拿起杯墊蓋著酒杯,重重從桌上一頓。

 

啵。

 

  氣泡轟然在酒裡炸出來,炸進維崧的喉嚨,高濃度的酒精使他的喉嚨和胃部感到火辣辣。

 

  酒過三巡,維崧已漸現醉意。

 

  「為什麼你總是在擦杯子?你客人又不多。」破爛的心情加上酒精的催化,維崧已經忘卻了他對墮天使的恐懼。

 

  「杯子總是擦不完的。」墮天使也不看他,還是專注的擦著杯子。

 

  「有什麼好擦的?擦完,總會再髒掉。你再努力擦,也逃不過它會髒掉的命運。」維崧的臉貼著吧台,看著沾在晶瑩的酒杯裡的酒液,不自覺想起初見時那朵熾熱的玫瑰,也一樣配著鹽巴喝著同樣的酒。

 

  「她永遠不會為我綻放了。」維崧笑了起來,越笑越大聲,越笑越悲慟,眼淚流過臉龐,終於引起了墮天使的注意。

 

  「你真的愛她嗎?」墮天使支著頤,仔細觀察他複雜的情緒和表情。

 

  「我……」維崧結舌,居然答不出來,「我當然愛她啊,從一開始就很喜歡她。」

 

「第一,              你是愛她還是喜歡她?第二,你是開始的時候喜歡,還是因為知道一切之後覺得自己理應如此?」墮天使輕輕戳著維崧的痛處,在心裡殘忍的笑了起來,又給了他一杯龍舌蘭。

 

  呵呵,真好玩。

 

  「她一開始就在我心裡留下很深的印象,我怎麼可能會不愛她?」維崧又灌下一杯,痛苦的抱著頭,哭了起來。

 

  會崩潰嗎?咯咯咯咯咯咯……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想怎樣,我也不知道自己對她到底是怎樣……」維崧抽泣著,「我不知道情感到底是屬於自己的,還是屬於我前世的……」

 

  「那她呢?她又知道喔?」墮天使對他溫柔的笑,心裡卻轉著另一個念頭。

 

  你沒有逆天的氣力,讓我幫你吧。來吧。

 

  「我想她是知道的。」維崧擦了擦眼淚,苦笑道,「只有我這種軟弱的男人才不懂。」

 

  「想要新的生命嗎?想要掩蓋不該存在的記憶嗎?」墮天使獰笑著,雙瞳閃出迷幻的光暈。

 

  維崧看著墮天使的雙瞳,覺得有點暈眩,神智開始有點不清醒。

 

  「我,可以嗎?」

 

  「當然。逆天吧,我賜予你這個機會。」墮天使歛翼,勾起邪魅的笑容。

 

  維崧惘然地看著他,心裡的脆弱一點一滴的放大,終於侵蝕掉他最後的理智。

 

  喀喇。理智迸裂。也許從他遇見紫雲的那一刻,就注定不夠堅強的人必須面臨這種後果。

 

  「幫我……我不要再被記憶控制了!我想要自己的命運!」維崧失控的咆吼,緊緊抓著墮天使。

 

  「好。」墮天使勾起勝利的笑容,「以翼.路西法之名。」

 

***

 

  「就別生氣了嘛。」綺薇搖著紫雲的胳臂,「都過了一天了,幹嘛還要跟學長計較呢?」

 

  「我是女人,跟他計較又怎麼了?女人就是愛計較。」紫雲忿忿的又喝光了一杯水,「妳懂不懂?他的懦弱才是令我最不爽的。我曾經以為他會懂我,也以為他跟別人不一樣,原來一樣令我失望。」

 

  「可是維崧學長真心喜歡妳嘛,這些都是可以改變的缺點啦。」綺薇努力的為維崧說著好話。

 

  「妳真的這樣覺得嗎?」紫雲嚴肅的看著綺薇,「妳真的覺得他是真心喜歡我,不是因為該死的前世今生或是殘留下來的記憶嗎?」

 

  綺薇語塞,「但……但妳當初會對他有好感不也是因為前世遺留下來的思念與愛意嗎?」

 

  「至少我在得悉一切之後,不會任由命運操控我,而是盡我所能地逆天。」紫雲抿唇。

 

  「難道妳又能分清楚嗎?」綺薇不解,感覺難道還能切成一塊塊來分析嗎?

 

  「寧為玉碎,不為瓦存。」紫雲低頭,雙拳緊握,「我大概有精神上的潔癖,受不得任何人的操控。」

 

  「妳又何必自苦若此。」綺薇心痛的拍著紫雲的肩膀。

 

  「他既不了解我,又從何談起發展?」紫雲苦笑,「愛情萌生很容易,但維持卻很難。既然知道無法進行下去,也就沒有必要開始了。」

 

  「好啦別再生氣了,我懂妳就好了嘛。」綺薇從後抱著紫雲。

 

  紫雲扭頭定睛看著她,兩人視線交接。倏地,曖昧的氛圍突然包圍著兩人。

 

  「妳答應我別再生氣,我就虧本一點今晚請妳在宿舍吃火鍋吧。」綺薇不自在的別開臉站起來。

 

  「好,謝謝。」紫雲也尷尬的別開臉。

 

  綺薇一出門沒多久,敲門聲就響起了。

 

  奇怪,綺薇有鑰匙啊。

 

  一開門,紫雲赫然看見一個陌生的人,一個連她也無法分辨是男是女的人。

 

  「妳好,介意讓我進去坐坐嗎?」那人湧起魅惑的笑。

 

  「請問你是誰?為什麼樓下的阿嬤沒有通報有人找我?你應該不是住這兒的人吧。」紫雲後頸的汗毛全部豎起了,這個人讓她的危機感極速攀升。

 

  「呵呵呵呵……」那人輕快的笑了,沒有理會紫雲就直接走了進屋,「真是了不起的人,難怪那傻孩子無法得到妳的心。」

 

  「你到底是誰?」紫雲警覺的看著眼前的人,卻發現越是用心看,越是看見他背上有著不該有的一雙黑翅膀。

 

  「我只是個多管閒事的人,想來告訴妳一聲,那孩子前生的記憶已經被掩蓋,現在的事情已經脫離了命運的掌控。」那人大剌剌的坐到沙發上,把玩自己絲綢似的長髮,「既然妳選擇用自己的力量逆天,那就請妳好好隨心而行吧。」

 

  「你憑什麼做到?」紫雲沒有猶豫的相信了眼前人的說話,隱隱感覺到眼前的應該不是人類。

 

  「就憑我是命運忠誠的走狗最大的敵人。」他邪獰地笑了。

 

  這時候,綺薇開門進來了。

 

  「咦?紫雲妳有朋友來?要不要一起吃飯?」紫雲接過綺薇手上的食材,用身體擋著綺薇,看了那人一眼。

 

  「不了,謝謝妳。我也該是時候走了。」那人暗暗勾起了嘴角,站起來走向門。

 

  踏出門口之際,那人背著緊繃的紫雲淡淡的說了一句。

 

  「不要讓我失望,徐紫雲。」

 

  門關上,紫雲隨即跌坐在沙發上。跟一個墮天使對峙,實在秏費了她許多精力。

 

  「妳怎麼啦?很累喔?」綺薇坐到紫雲旁邊,搭著她的手。

 

  「沒事兒。」紫雲閉上眼,想起那人說的話,忽然覺得鬆了一口氣。

 

再也不用顧忌什麼前世今生了。

 

  沉吟了好一會,一抬頭,對上了捧著食材進出廚房的綺薇如花的笑靨。

 

  紫雲忽然覺得,喉頭像是醮了蜜,有股稠稠的甜滴了在心頭。

 

  原來,不經意間的秋風落葉,才最容易把人淹沒。

 

  「時間尚早,不如出去走走?」紫雲招手手,溫柔的問道。

 

  「好啊。」綺薇笑笑,覺得紫雲似乎有點不同了。

 

  沒有了眉頭的沉重,像是脫掉了枷鎖。

 

  就好像……重新找回當日自信﹑自傲,溫厚平和但快樂的徐紫雲。

 

  兩人走到籃球場,竟看見博倫和維崧在打球。

 

  「嗨!紫雲﹑綺薇!」博倫接了球,對著紫雲大動作的揮手打招呼,臉上的笑容咧得光芒萬丈。

 

  維崧轉過身來,看著紫雲。

 

  「嗨。」他笑笑,禮貌的打了個招呼。看著紫雲,他有點迷惘,但再也沒有從前那種沉重的愛慕,也沒有了痛苦的掙扎。

 

  只剩下透著熟悉而迷惘的陌生。

 

  「嗨。」紫雲笑了,桀驁不馴的。

 

「走吧,多逛一會就回去,我有點餓了。」紫雲對綺薇說。

 

  「好吧。」綺薇看著紫雲與維崧的眼神交流,也微微的笑了。

 

  邁開步,紫雲不以為意的牽起綺薇的手,看著她。

 

  綺薇沒說話,雙頰湧起一陣紅霞。

 

  誰也不想再管什麼前世今生了。

 

  隨心而行吧,最重要的是,這是自己作的決定,屬於自己的感覺。

 

  這輩子再見。

 

  但不再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lfer 的頭像
wolfer

狼館

wol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仲夏夜の星
  • 小狼君你好ˇ
    我是你的學妹 我也有在用痞客
    也不到你也有 (泣
    我來給打打氣吧ˊˇˋ

    加你做好友吶 有空可以來我家坐坐
  • wolfer
  • 啊,妳好,沒想到我們學校也有人在用。
    妳是哪一級的學妹啊?

    謝啦,妳畫畫得不錯說。(笑
  •  仲夏夜の星
  • 我是一年級的,升國二~
    我也是PINE的
    阿 我陸運會有送巧克力給你XD

    謝謝你的誇獎(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