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維崧已經忘記自己是如何挾著博倫回到宿舍的了,醒來的時候只有墮天使的笑聲纏繞在腦海裡。但第二天當他看見博倫脖子上淡得快看不見的兩個小印,他還是無法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博倫,你還好嗎?」維崧擔憂的問。很可能是被吸血鬼之類的咬到了吧?那他會不會變吸血鬼啊……

 

  「能有什麼不好?我可樂瘋了耶昨晚!那家pub的女生都很正,不是帶你去玩美蘭可不會放人呢。」博倫說的時候,還滿面酣意,「倒是你,坐吧台坐一個晚上不悶?」

 

  「不悶……」維崧不耐的揮揮手,「別問我的,你有沒有感覺什麼不對的?」

 

  「你才是哪條筋不對勁啊,昨天明明是你心情不好我帶你去玩好嗎?幹嘛一直在問我?神經。」

 

  「你沒有覺得哪裡痛還是不舒服?你記得昨晚發生過什麼事情嗎?」

 

  被咬欸!可大可小啦!我可不想有一天起床發現你被太陽曬成了人乾好不好?維崧沒好氣的想。

 

  「痛你的大頭鬼啦,昨晚就跟一個很正很猛的美眉跳舞。」博倫作賊心虛的張望了一下,「喂,你可別跟美蘭說喔!」

 

  整天下來,博倫也不見有什麼奇怪的舉動。維崧特意跟博倫在毒辣的陽光下走動,點餐時又特意點了只有五成熟的牛扒,測試一下博倫對血的反應,結果換來一頓臭罵。

 

  「靠!你明知道我最討厭這種血肉淋漓的場面,跟我吃飯的時候不要吃這麼生可以嗎?」博倫掩著眼,絕望的叫道。

 

  還真的沒有變成吸血鬼欸。

 

  結果晚上,維崧還是獨個兒回去墮天使,想要把事情問個清楚。

 

  「喔?又回來了?明明沒事發生啊。」墮天使看見維崧直直的向他走過來,稍稍的驚訝了一下。

 

  連驚訝的樣子都好美。維崧暗暗的想。

 

  「我的朋友,」維崧有點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他昨晚在這玩完之後,今天我發現他的脖子上有……有兩個小小的﹑淡淡的印。」

 

  維崧開始害怕了,在一個墮天使面前問這種問題,會不會被吃掉啊……搞不好昨晚那杯該死的忘憂草裡面有毒。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要再想了。

 

  墮天使只是淡淡的抬了一下眼皮,依舊優雅的擦著杯子,「所以呢?」

 

  「他……會不會變成吸血鬼還是什麼其他東西啊?」維崧握著拳,雖然他很明白拳頭對一個墮天使,或是昨晚咬博倫的吸血鬼應該起不到任何作用,但他幾乎無法遏止自己那種害怕和想海扁那隻吸血鬼的衝動。

 

  墮天使「噗哧」的笑了出來,「你就是為了這個,特意再跑回來這個令你害怕的地方?」他放下亮晶晶的酒杯,饒有趣味的望著維崧。

 

  維崧抿著有點蒼白的唇,按捺著害怕的感覺,有一點惱怒。被咬耶!我的兄弟被吸血鬼咬我會擔心比瘋狗症多很多的狀況好嗎?有什麼好笑的?

 

  「如果咬一咬就能變吸血鬼,抓一抓就能變狼人,那我們魔族就不用怕什麼勞什子天界了好嗎?」墮天使沒好氣,「損一點血,死不了人的,放心吧。」

 

  一邊說,墮天使不自覺的動了幾下背上的黑羽,看得維崧一愣一愣的。

 

  昨晚有點神智不清的看是沒什麼還是可以跟他談笑自若,這時候看倒是滿駭人的。維崧覺得自己好像掉進了網絡奇幻小說的場景裡,無法相信自己正在與一個傳說中的墮天使氣氛活絡的聊天。

 

  「有空擔心別人就不會先想一下自己?」墮天使專注的把酒杯舉到燈光下,確定杯子已經擦乾淨了,「忘了憂,那你的情如何?」

 

  墮天使的話甫出,維崧的臉馬上垮了下來。他不是想逃避還是怎樣,而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該怎樣﹑可以怎樣。

 

  「傲嬌的人類,我開始覺得你可愛了,」墮天使促狹的笑,「因為你實在太笨。」

 

  維崧惱羞成怒,這個墮天使有著可惡的惡趣味,非常喜歡使他狼狽窘困。只是維崧那張兇臉擰起來的模樣,引得墮天使笑得更歡快了。

 

  「也許神經這麼纖細的人特別經不起命運的考驗。」墮天使笑著抱手在胸前,「你回去好好想清楚自己想要什麼。看在你把我逗樂了的份上,我可以給予你一個逆天的機會。」

 

  「是什麼機會?」維崧鬆開擰緊的怒紋,忐忑的看著墮天使,輕輕搧動的翅膀撩撥著他緊繃的心弦。

 

  「我可以給予你掩蓋所有轉世記憶痕跡的機會,但不能確保後續的發展。」墮天使歛起笑容,「但這個機會,不一定會能帶給妳更好的結局。而且,記憶只能掩蓋,無法抹除。」

 

  維崧沉吟,「我想想,我需要再好好想想。」

 

  看著維崧凝重的背影,墮天使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陳維崧。」

 

  輕輕的呢喃,隨著墮天使一起沒入了吧台的黑暗中。

 

***

 

  「該吃飯嚕。」綺薇笑著端出最後一道菜,滿桌子熱騰騰的菜引得紫雲雙眼閃著餓光。

 

  自從知道綺薇很會做菜以後,紫雲就常賴在宿舍要她煮飯,省得在飯堂折磨自己的胃。

 

  「我有點兒覺得,維崧沒看上妳實在是太浪費了。這樣賢淑的老婆上哪討去?」紫雲笑道,急不及待的挾起冒著煙的生炒骨。

 

  「怎樣?妳跟學長還是老樣子,還有空來揶揄我?」綺薇淡淡的,不慍不火的反擊。

 

  「嘖,吃飯不要說這些東西。」紫雲輕輕皺著眉,不滿的開始剿滅桌上的菜。

 

  綺薇含著筷子,側著頭,直勾勾的盯著紫雲狼吞虎嚥的臉。

 

  「幹嘛?我臉上有飯粒?」紫雲瞅了她一眼,又挾了一塊生炒骨。

 

  「妳長成這個模樣,真的是禍水。」綺薇搖搖頭,把專注力重新放回晚飯上。

 

  「說話沒頭沒腦的。」紫雲低頭撥著飯粒。

 

  窒息的氣氛在兩人之間纏繞著,偌大的房間只有筷子敲到碗那零落的叮叮聲。

 

  「其實……」紫雲遲疑,「那件事情之後,妳對維崧的感覺是什麼?」

 

  綺薇垂下眼簾,淡淡的笑容似乎還是噙著一點哀傷。

 

  「我也不知道。也許我一開始對他真的跟一般的花癡無異,對我來說,他的外表真的一百分,但越知道得多他的事情,就越覺得這是一個可靠的男人。」她的笑容有點朦朧,「可笑是我這樣半大不小的年紀,只是想找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而已。」綺薇自嘲,「他很適合,完全符合我的條件。所以我也不知道,對他的戀慕到底是出自於什麼。」

 

  紫雲看著迷濛的綺薇,像是點點苦水滴在心頭。

 

  跟她當室友這段時間,當然會知道一點她的身世。有著一個身在風塵的母親,當然會更在意男人可靠與否。

 

  「不是只有靠男人,才能為自己撐起一片天的。」紫雲溫柔的,卻又傲然的拍拍綺薇的手,「靠自己,也能活得很燦爛。妳比很多很多人都要出色,千萬別妄自菲薄。」

 

  「紫雲,我沒妳那麼堅強。就算是面對不可抗逆的命運,妳仍然能夠挺直腰板,但我不行……」綺薇苦笑,「媽媽讓我明白,有一個肯在妳面前為妳遮風擋雨的人,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她一輩子都沒辦法達成這個願望,我想她會希望我幸福。」

 

  紫雲不語,只能走到綺薇身邊憐愛地抱著她。

 

  對不起,我無法安慰妳。

 

  因為我實在無法為別人而活。

 

***

 

  聯校跆拳道比賽場內,紫雲橫掃全場,毫不意外的奪得女子組冠軍。

 

  看見對著紫雲雙眼冒心一臉癡迷地笑的女生,維崧還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連評判也因為性別判斷錯誤而差點把她取消資格,以她的體格和能力,勝出又有什麼出奇?

 

  也許該聊聊了。

 

  紫雲被同伴前呼後擁,淡淡的笑容充分地表現了她的高興,但卻依然像隻莊嚴的母獅。

 

  「可以聊聊嗎?」維崧凝重的看著紫雲,跆拳道社的伙伴們瞬間變得鴉雀無聲。

 

  紫雲點點頭,抿著唇走到遠處的椅子坐下。

 

  維崧坐在她身旁,看著佔據他記憶和情感的臉。

 

  「你不是有話要說嗎?」紫雲強作淡然。

 

  「我知道,妳是一定不願意低頭的。」維崧雙手撐著長椅向後仰,看著天花板刺眼的燈光,「我在想,如果沒有轉世的記憶,如果我們上輩子不是可歌可泣的戀人,今天的一切會不會有所不同。」

 

  「既然知道沒可能,又何必問這種無補於事的問題?」紫雲不以為意,「歷史既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但我想我還有足夠的力氣去抗衡接下來的命運。」

 

  維崧深深地看著眼前的女人,不得不敬服她的氣魄。幸好她生在這個年代,要是在古代的話,這種隱在溫文下的烈性子不知道要為她帶來多少麻煩。

 

  「但如果有機會呢?」

 

  紫雲回望維崧,眼神透著不解。

 

  「你希望有這個機會嗎?」她反問。

 

  維崧啞然,他希望嗎?「我……我不知道。」

 

  「既然你自己都還沒想清楚,幹嘛來問我?」紫雲面有慍色,「如果說上一次我是因為對命運不服氣而終止我們的發展的話,那這次我是因為你對我的不了解而跟你劃清界線。」

 

  「紫雲,我不是……」維崧失色。

 

  「你以為我是誰?你認為我是一個乞求重來的機會的人嗎?」紫雲聲音大了起來,「我承認我傲氣和倔強到情願逆天,但我會接受既發生的事實。一味只想著改變過去有什麼用?就算真的有這樣的機會,值得我們花費些什麼去做嗎?很抱歉,我只懂得向前看,我的力氣只會用來掌握我的未來,不會用來做些徒勞無功不切實際的事情。」

 

  維崧再次默然,他不得不承認,他比紫雲軟弱,也實在不了解她。

 

  紫雲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脆弱的維崧。背著白光燈,她活像無法被戰勝的戰神,帶著寧為玉碎不為瓦存的磅礡氣勢。

 

  如同她當日在酒吧豪氣干雲地乾掉龍舌蘭一樣,令人只能仰望她,不能褻玩。

 

  「我們這輩子都只能是朋友。」

 

  紫雲帶著她的影子離開,留下冷然的白光戳刺著維崧的靈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lfer 的頭像
wolfer

狼館

wol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