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完一天的課累死了,怎麼我的課都是這樣天地課啦。

 

「哎唷!」正準備去吃晚飯綺薇在轉角處被一個硬朗的身軀狠狠的撞上,手中的書滾了一地。

 

  哪個不長眼的撞到本小姐!

 

  「你這個……」綺薇低著頭,做好美目圓睜的兇狠模樣,準備抬頭就開罵。

 

  「對不起。」

 

  一抬頭,就對上維崧那死寂的眼睛,害她把那句「不長眼的東西」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維崧的樣子比起前幾天跟博倫和美蘭聊天時更糟了。那天晚上他就去了女生宿舍找紫雲,通報過後紫雲不肯見他,阿嬤就狠狠的拿起掃帚把維崧掃走了。

 

  「哪來的野小子在這死賴著!歹命啦趕還不走咧面子要不要?」阿嬤洪亮的聲音引來了宿舍上的目光,在她掄起掃帚之際維崧只好悻悻然的落荒而逃。

 

  幾天以來紫雲都躲著維崧,不知道是氣他當晚丟下她一個在道館還是怎樣。總而言之,一星期下來,維崧一眼都見不著紫雲。

 

  「學長,你還好嗎?」維崧木然的搖搖頭,連不知道內情的綺薇看著他,也深深知道他的狀況很不妙。

 

  一向都很整潔的維崧,下巴稀落的鬍渣沒有刮,眼圈深得像是十天沒睡覺一樣,頭髮也略見蓬鬆,一副生意失敗破了產的樣子。

 

  綺薇遲疑了一下,「……那個,要不要一起吃個飯?」雖然說維崧對她一直都沒有興趣,但看著自己喜歡的人一副落魄模樣,任誰也會心痛吧。

 

  總不好丟著他不管吧?他連走個路都失魂到差點把我撞到散架,要是待會遊魂到馬路上去就糟了。

 

  維崧看著綺薇,呆呆的失了神,良久才輕點了一下頭。

 

  「發生什麼事了嗎學長?」綺薇嚥下最後一口飯,擔憂的看著吃不到半碗在發呆的維崧。倒不是她暴龍胃口吃得快,而是快一個小時下來她不提醒維崧的話他根本不會動手把飯放進口裡。

 

  「……嗯。」維崧艱難的把飯給嚥下去,他想吐。前世的記憶襲擊了他,使他幾乎崩潰,「很多事。」

 

  「不想說不要緊,就當我陪你一下好了。」綺薇溫柔的對他笑。

 

  維崧向她報以一個落寞的笑容。

 

  有時候,這種花瓶罐頭似的女生,還真的滿溫柔的。

 

  綺薇就這樣,陪著維崧漫無目的的走遍了偌大的校園,一直漫步到晚上十一點,維崧才不經意察覺到綺薇臉上濃濃的倦意。

 

  「我送妳回去吧。」綺薇歉意的點點頭。

 

  「那我先回去了,你有什麼都可以找我,這是我的手機號碼。」綺薇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寫在筆記本上,撕下一條給維崧。

 

  看著維崧把紙收進口袋裡,綺薇滿意的笑了笑,轉身就走。

 

  「學妹……」綺薇回頭,疑惑的看著欲言又止的維崧。

 

  「請問……妳可以幫我把紫雲騙出來嗎?」他遲疑的說著,臉上盡是愧疚。

 

  綺薇對他的心意他不是不知道,只是能夠令他欣賞的,從來就只有紫雲。在前世的記憶衝破禁制之後,更是沒可能看得上綺薇。

 

  綺薇的心揪痛了一下,但還是諒解的笑笑,「沒問題,明天下午五點鐘飯堂見,紫雲會出現的。」然後頭也不回的走進宿舍了。

 

  一個稱呼,高下立見。紫雲,學妹,親疏關係不言而喻。

 

一切的疑團都解開了,這星期以來紫雲的異樣,還有學長的落魄模樣。

 

  我的確比不上。綺薇自嘲。

 

維崧學長這般鋒芒內歛卻又才華洋溢的人,不可能看得起凡俗的我,唯有紫雲這般與別不同的女生才能打動他。

 

  她淒苦的笑笑,眼淚模糊了精緻的彩妝,化成滴滴苦水,落到心中。

 

***

 

  略為憔悴的紫雲躺在床上,不想動,也不想吃飯,更不想看見陳維崧。

 

  那一晚令她很害怕。那兩句文皺皺的說話,令她想起了些奇怪的東西,卻又缺缺漏漏的,像是某種遺忘很久的記憶。

 

  她暫時不想再看見維崧,這樣會令她的頭很痛。

 

  「紫雲,陪我去飯堂坐坐好嗎?」綺薇坐在紫雲的床上膩著她,小嘴翹得老高,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怎麼?突然撒嬌是想要幹嘛?看,嘴上都可以掛油瓶了。」紫雲把枕著的手從頭下抽出來,摸摸綺薇的頭。

 

  「好嘛好嘛……人家不開心,妳就陪陪我嘛,反正妳也只是躺著。」綺薇乾脆跳上紫雲的床,搔她的癢。

 

  「呵呵呵呵……好好好,怕了妳,我的小公主,整理一下這就去,別再惡整我了。」紫雲寵溺的笑,說罷就走進了浴室。

 

  浴室的門關上之後,綺薇立即卸下了笑容,快速的在几上留下字條便匆匆離開宿舍了。

 

  紫雲整理好走出來,沒看見綺薇,只瞥見几上有張紙條。

 

  「紫雲,我有點餓,先去點餐,飯堂見喔!By綺薇」

 

  「還真是個小公主,多等一下都不行。」紫雲輕笑,甩甩還帶著水氣的頭髮就出門了。

 

  奇怪,怎麼都不見那小妮子?

 

  紫雲找不著綺薇,就買了杯檸水自己找個位置坐下等她。

 

  「為什麼要躲著我。」一抹黑影掩至,紫雲差點沒一拳送出去,心都離了一下。

 

  抬頭一看,只見頹唐的維崧緊抿著唇,紫雲忍不住鼻頭一酸。

 

  「你這是幹嘛呢?我只是想靜一下,沒有故意要躲著你。」紫雲壓著心頭的酸楚,故作漠然。

 

  「妳聽我說,這兒人多不好說話,跟我來。」維崧一把拉起她的手就走。

 

  「幹嘛!我沒說跟你走。」紫雲火大了,一來就沒頭沒腦的拉她走,什麼跟什麼!

 

  「跟我走。」維崧倔強的望著紫雲,紫雲怒目圓睜,正要發作。

 

  「跟他走吧,他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妳說才這樣子的。」綺薇悄悄的出現了,紅了眼眶。

 

  也許你不知道,但其實我也是個懂得愛人的人。

 

  維崧愣住,沒想到綺薇會出現在這裡,更沒想到她會這樣幫助他。

 

  「謝謝妳,但……對不起。」

 

  「呵……」綺薇苦澀的輕笑,「我可以忍受公平競爭,甚至我愛的人不愛我,但我無法忍心看著你如此落寞憔悴。」她頓一下,綻開驕傲又堅定的笑容,「而且我無法忍受自己卑鄙。」

 

  維崧莞爾,明瞭的向綺薇點一下頭。

 

  紫雲看見越來越多探頭探腦的人看著他們竊竊私語,再看看維崧和綺薇之間奇怪的互動,完完全全的光火了。

 

  「靠!做什麼猴子戲?要走就要走!」換紫雲拉起維崧就走。這個景象就像是哥哥拉著頑皮的弟弟走。

 

  走到偏僻一點的涼亭,紫雲大力的甩開維崧的手。

 

  「說,到底怎麼回事?」滾滾怒火使她原來就沙啞的嗓更顯低沉。

 

  「妳還記得,在道館那晚那句說話嗎?」維崧定定的看著紫雲,看著她僵硬了一下,「很熟悉對吧?」維崧苦澀的笑。

 

  然後,他自然而然的,用他陰柔的聲線,唱出整首<賀新郎>。

 

  「小酌酴釄釀,喜今朝釵光簟影,燈前晃漾。隔著屏風喧笑語,報道雀翹初上。又悄把檀奴偷相,撲朔雌雄渾不辨,但臨風私取春弓量。送爾去,揭鴛帳,六年孤館相依傍。最難忘,紅蕤枕畔,淚花輕颺。了爾一生花燭事,宛轉婦隨夫唱,努力做藁玷模樣。隻我羅衾渾似鐵,擁桃笙,難得紗窗亮。休為我,再惆悵。」

 

  紫雲聽得一愣一愣的,尾音剛落,淚水和記憶同時間缺堤。

 

  那個才華洋溢卻苦於家國破滅的才子,為了我長跪如皋大夫的江南怪客。為我寫詞,為我離鄉,陪我走過前生最後一段路的男人。

 

  「我都記起來了。」紫雲淚眼婆娑。

 

  「紫雲……」維崧溫柔的看著她,伸手想抹去她的淚。

 

  卻被紫雲一手擋開,維崧錯愕的呆住了。

 

  「所以一切……只不過是因為該死的前世今生嗎?」紫雲低著頭,肩膀抖動。

 

  「什麼?」

 

  紫雲抬頭,眼神悲痛,「所以我會對你有莫明的好感,所以你會對我特別青睞,我們之間的一切情愫,都只不過是因為我們有著這樣的前世今生,而不是單純的因為你是你,而我是我?」

 

  維崧啞然,他全然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在前生的記憶甦醒後,滿腔都充斥著對紫雲的思念,沒有想過這到底是前生遺留的思念,還是今世的愛意。

 

  「我們,算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lfer 的頭像
wolfer

狼館

wol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狐
  • 你不出書,真的太浪費了....
    我是很喜歡你寫的文,但下次文言文可以加注釋嗎- -?我看不明耶...
    要繼續寫下去喔,非常期待你寫的文章~
  • elenor06
  • 謝謝,受教嘍。
    精美禮品送完即止
    Line帳戶 Lv333。com
    咧個唬叏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