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開學一星期,維崧差點就忘了手帕的事情,等他記起來,已經是星期日的事了。

 

  都十一點了,應該起床了吧?

 

  維崧搔搔頭,託宿舍的阿嬤去叫綺薇出來。阿嬤瞪著維崧兇猛的臉,好一會才翻了個白眼進去了。

 

  拜託,我不是什麼登徒浪子好嗎?容貌父母生成又不是我想的。

 

  不一會,阿嬤回來了,粗聲粗氣的著維崧在門口等一會,就回到亭子裡搖著扇聽收音機。

 

  事實證明現在的女生在星期日即使已經是太陽快曬到屁股的時間也還不會起床,因為十分鐘都過去了但綺薇還沒有出現,維崧幾乎確定她是才剛從床上蹦起來的了。無奈的低下頭嘆口氣,一不留神,卻驀地被黑影籠罩了。

 

  抬望眼,只見漂蕩的爽朗短髮擋著陽光,維崧恍神了一下。

 

  視線重新聚焦,驚見嘴角帶笑的清麗容顏。

 

  「這麼好來找我?」紫雲低啞的嗓音帶著歡快的笑意。她身上寬大的襯衫和牛仔褲搭配著只長到耳根的短髮,沒了奪魄的嫵媚,整個人變得沉穩又帥氣。

 

  維崧笑著擺擺手,「來給學妹還些東西而已。」他咯咯笑了兩下,「嘿,妳肯定迷倒不少女生。」

 

  紫雲嗤笑,「太抬舉了吧。」

 

  言談正歡,剛剛穿戴整齊的綺薇就跌跌撞撞的衝出來了。

 

  「抱歉學長要你久等了……」看見維崧身邊的紫雲,綺薇一愣,「紫雲?妳認識維崧學長喔?」

 

  紫雲含笑不語,維崧就順勢把懷中的手帕取出。

 

  「借了妳這麼久真不好意思,手帕已經洗乾淨的了。」維崧把手帕放在綺薇手上,抱歉的點點頭,然後不為意的看看錶。

 

  好機會!此時不約他吃飯更待何時!

 

  「學……」

 

  「有空一起吃個飯麼?」維崧笑著問。

 

  當然有!想不到你這死鬼會先開口呢,嘻嘻……

 

  「我……」

 

  「好啊,本來就是打算出來吃飯的。」紫雲爽快的說,然後扭頭用無辜的眼神看著綺薇,「妳剛是想說什麼嗎綺薇?」

 

  「是喔,妳剛想說什麼啊學妹?」維崧清澈的雙瞳也轉了過來,兩個人就這樣齊刷刷地盯著綺薇好看的臉。

 

  ……我想說,幹。

 

  綺薇深吸一口氣,「我想說,學長不用這麼客氣,上次你幫我扛行李我都還沒有好好的謝謝你。」她鐵青的臉硬擠出一絲笑容,「但我今天有點不舒服,還是留待下次才請學長吃個飯吧。」

 

  「那是我的本份,妳太客氣了。」維崧禮貌的笑,「不舒服就多點休息吧,不礙妳了,再見。」然後他就轉身跟紫雲走了,留下氣得頭頂快冒煙的綺薇。

 

  瞪著他們背影直到消失在她視線後,綺薇終於忍不住咆吼。

 

  「妳答什麼腔啊妳這個死拉子徐紫雲!我跟妳當室友一定是倒了八百輩子的霉!啊~~~~~~」

 

  「夭壽喔,一清早就不受控的扮哥吉拉,身體要緊啊年輕人腦筋不對勁就早該去看大夫嘛……」阿嬤搖著頭碎碎念。

 

  一邊走著,紫雲雙手插袋似笑非笑的看著維崧,看得他尷尬得臉都紅了。

 

  「看什麼啦。」維崧搔搔頭。

 

  「號稱本屆最漂亮可人的綺薇對你很有意思呢,『維崧學長』。」紫雲咯咯的笑了。

 

  「嘛……她只是感謝我在新生接待那天幫她拿行李罷了。」維崧蹙眉。

 

  「是麼?」紫雲漂亮的鳳眼瞄了一下他,帥氣的打扮掩蓋不住與生俱來的媚惑,「連我也覺得她很漂亮又很可愛啊,而且跟你很相襯呢。」

 

  維崧突然覺得,晨風中似乎帶著絲許甜酸,讓他不自覺的笑瞇了眼睛。

 

  「罐頭的包裝也很美,而且每個都一樣美,還有不同口味切合不同的人需要。」維崧不以為意的聳聳肩,「可是我不愛吃這種人工的美麗罐頭。」

 

  然後換紫雲莫名的笑瞇了眼睛,維崧覺得今天的心情實在是愉快得緊。

 

  「坐我的車,帶你去一間很棒的店嚐嚐可好?」紫雲問,維崧無所謂的點點頭。

 

  只是他想破腦袋也沒猜到是這樣子「坐她的車」法。

 

  維崧目瞪口呆的望著正在戴頭盔的紫雲,整個囧掉。

 

  「戴安全帽啊,機車就算是後座也要戴的啊。」紫雲貼心的遞了個比她那個小一號的給維崧。

 

  「……妳騎野狼?」維崧不敢置信,香港竟然有騎野狼的女生,即使紫雲看起來多麼的壯多麼的帥氣。

 

  我以為妳說的車是小房車之類的,就算是機車頂多也是小綿羊小五十啊……

 

  「有問題?」紫雲不解的跨坐上她的黑武士野狼,「快上來吧。」

 

  維崧呆呆的跨上後座,聽著野狼隆隆咆吼的聲音,下一秒他竟然在紫雲的車上親身體驗到「絕塵而去」這句話的意思。

 

  啊啊啊啊啊~~~~~~~我怎麼會坐上這個可怕的女人的車啊……

 

  下車那一刻,維崧覺得自己簡直可以破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人類的心臟竟然可以跳得比機車的轉數還要快。

 

  維崧家裡也有一台哈雷,只是他對於飆車這種危險的事情從來沒有興趣,一直以來也是安全駕駛的。沒想到騎哈雷的自己居然被騎野狼的紫雲這樣徹底的驚嚇法,身心都受到極大的衝擊。

 

  紫雲脫下頭盔,隨意的甩了甩頭,引得路邊的女生陣陣驚呼。微亂的髮絲和車速的快感讓她滿面酣意,看起來像隻剛出完獵的母獅,光氣勢就煞到那些女生了。

 

  「你還好吧?」紫雲擔憂的看著臉上褪得沒有一點血色的維崧,實在沒想過維崧這麼不經嚇。

 

  維崧淒楚的咬著下唇,虎目含淚的瞪著紫雲看。

 

  「妳妳妳妳妳……妳騎野狼比我騎哈雷還要快,妳這般像母獅的人野狼都受不了啦!」維崧抖著唇帶著哭腔的控訴。

 

  紫雲愣住,然後不留情面的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她強忍著笑,「找個晚上我們一起去飆車讓你找回自尊好了。」她故作嚴肅。

 

「噗……哈哈哈哈哈哈~~~」可是沒兩秒,紫雲又忍不住轟笑起來了。

 

  我並沒有這樣的意思好麼!妳這頭可惡的﹑可惡的……卻又很迷人的母獅。

 

  維崧只氣得暗暗直跳腳,直到把美味得驚人的豬腳麵線放進口裡時還是一臉的氣鼓鼓。

 

  紫雲看著維崧孩子氣的舉動也被逗樂了,忍不住掐掐維崧的臉頰。

 

「下回讓你騎哈雷載我啦,一定很威風。」紫雲笑瞇著她的鳳眼溫柔的哄著,維崧溫順的點點頭,沒再控著臉了。

 

  當他們倆發現這行為太親暱之際,幾乎是同時抓起筷子尷尬的盯著麵線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lfer 的頭像
wolfer

狼館

wol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zacH小弟
  • 呼~一口氣看了三章
    快考完會考繼續寫啊哥xd
    加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