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個學期過去,每個緊張兮兮拼期末考的大學生都放鬆了起來,校園裡笑語嫣然,頓成了與朋友嬉戲聚會的好地方。

 

  維崧悠然的從研究生宿舍走到籃球場,正好與博倫打了個照面。

 

  「早啊維崧!」「嗖」的一聲球就傳到維崧手上,博倫給他一個大大的陽光笑容,眩目得令場邊的學妹雙眼直冒心形。

 

  維崧笑了笑,「刷」一聲回敬博倫一個漂亮的三分球。

 

  「你這廝,就是愛現。」維崧輕揍博倫肩頭一拳。

 

  「嘿嘿,我跟你說啊,聽說新學期收了一個很正點的欸。」博倫挑挑眼眉,嘿嘿怪笑著走去撿起球,拍了兩下,一個轉身就單手灌籃,整個人掛了在籃框上,惹來陣陣叫好聲。

 

  維崧無奈地搖搖頭,「那跟我有什麼關係?」然後跟博倫示意開始鬥球。

 

  博倫高是高,可是速度和反應都比不上維崧,每每稍一不慎就被維崧抄掉了球,一場下來結果是維崧險勝博倫三分。

 

  汗流浹背的兩人坐到場邊擦汗喝水,把場子讓給晚來的學弟。

 

  「老哥,你老是這樣削我面子不太好吧。」博倫滿不是味道的對維崧抱怨。

 

  「只贏你三分是不給你面子麼?」換維崧佻皮的眨眨眼,博倫藉機誇張的乾嘔了幾下。

 

  「我說維崧,你真的沒打算找一個嗎?你看著我和美蘭都不眼紅的喔?」博倫喝一口水,向遠處一邊跟朋友談笑一邊看他打球的美蘭揮手。

 

  「這種事哪能勉強……」維崧苦笑一下,又不是誰都懂得欣賞我,「每次你說要介紹給我的,都不合我口味。」

 

  「不然呢?你老是挑,臉蛋漂亮的,就嫌人家沒氣質。身材棒的,就說人家是一綑柴﹑不死軍團,這樣哪能找到女朋友?」博倫沒好氣。

 

  「你找的多是哪家的大小姐,財大氣粗的,誰要侍候這種溫室小花?」維崧搖搖頭。

 

  「當男人的就是要去保護這種我見猶憐的女人嘛!」博倫理直氣壯的挺挺健碩的胸膛,向小學妹拋了幾個媚眼。

 

  嘔……牛高馬大的大男人向小女生拋什麼媚眼,維崧扁了眼睛。

 

  「不是高嶺之花不能獨自美麗。找伴侶,是找一生並肩的對象,你就不會考慮一下他日有一天你不在,她怎照顧自己?更何況,那些你介紹給我的所謂正妹,每個都像罐頭一樣。一樣的表情,一樣的對白,一樣的興趣,實在太沒趣,太不吸引人了。」維崧眺望遠處,想起艷麗的玫瑰。

 

  怎可能,跟那個刺眼的紅色身影相比?如此耀眼得令人睜不開眼。

 

  「老實跟我說,其實你是喜歡暴龍型的對不對?」博倫啐了一口,「不然就才華洋溢那些?拜託,哪來這麼多才女啦。」

 

  有的,我就見過一個。維崧笑而不答,自顧自轉著他的思緒。

 

  午飯過後,博倫硬拉著維崧去新生接待處幫忙,差遣維崧去幫新入學的學妹們搬行李,打點宿舍之類的。

 

  「你有完沒有啊?這已經是第四個了欸,幹嘛自己不去獻殷勤?」維崧趁著學妹不為意的時候咬牙切齒的把頭湊到博倫的耳邊。

 

  「這樣的機會一年才一次你就好好珍惜啦!搞不好這樣就會找到你的暴龍型耶!」博倫嘿嘿怪笑,轉頭就迎向另一頭剛冒出來的新學妹。

 

  「請問……我們可以走了嗎?」行李被維崧提著的學妹羞怯的拉拉維崧的衣袖,維崧一回頭看著她她臉就紅起來了。

 

  「不好意思,我們走吧。」維崧抱歉的笑笑,心裡以多國語言「問候」博倫。

 

  「我叫綺薇,麻煩你幫我提行李了。」原本就比維崧矮半個頭的綺薇把頭壓得更低了,臉色緋紅。

 

「妳好我叫維崧,這天氣熱得緊,幫女生提行李本來就是新生接待處學長的本份。」維崧禮貌地笑笑,小心劃清自己的身份和義務。

 

  只是綺薇似乎沒留意到,當維崧把行李放在女生宿舍門口的時候她拿出手帕想替維崧拭去額上的汗水,不料維崧反射性的避開了,令她的手尷尬的停在半空。

 

  「謝謝,我自己來就好。」維崧笑著伸手接過她的手帕,解除了這種尷尬的場面,然後岔開話題,「女生宿舍我不能進去,要是行李真的太重妳就請宿舍的阿嬤幫妳一下吧,她人很好的。」

 

  綺薇點點頭,像是隻溫順的小白兔。

 

  「真是謝謝你維崧學長,以後請多多指教。」綺蔽羞赧的微微向維崧欠身。

 

  「份內事而已,手帕我洗好以後還妳,多多指教。」維崧微微點頭,轉身告辭了,他實在沒辦法跟這種千遍一律的女生好好溝通。

 

  看著維崧走遠的背影,綺薇心裡拼命的咆吼。

 

  正點!正點啊!沒想到我葉綺薇一入學就遇上這麼正點的學長。雖然沒接待處那個陽光學長高大,可是我又不高怕啥?穿高跟鞋也不會比他高啦。看他那對劍眉下的眼睛,多麼的漂亮!比女生的還要水靈,那麼的勾人心魄……再看看他那身低調的鋼條型肌肉,真是令人眩目欸……

 

  我的天……我要淪陷了,我要淪陷了啦~

 

  嘴角延著口水的綺薇,冷不防被宿舍的阿嬤拍了一下,嚇得整個跳了起來。

 

  「妳要不要我幫妳把行李拿進去啊?」阿嬤的嗓門大得像佛門獅子吼,震得綺薇的耳朵嗡嗡叫。

 

  「好的謝謝……」綺薇目光散奐的看著阿嬤傻笑。

 

  「夭壽喔,年紀輕輕腦筋就不對勁了。」阿嬤壓著聲音碎碎念,依著行李上的宿舍牌子把綺薇的行李扛上樓去,沒理會後面顧著傻笑忘了擦嘴角的綺薇。

 

  每逢開學,各個社團都會賣力的搶新生,希望壯大自己社團的實力,搜刮更多人材。維崧這種老臣子當然不用親自揮汗去幹這種活,只要在社團迎新當天出席就可以了。

 

  「今天很高興大家都齊集在這裡。在大學裡,社團就是大家的第二個家,希望大家以後能夠好好的相處,多多的來練習,令咱們跆拳道社能夠再創高峰!」留著些許鬍子的社長熱血的發表他冗長的演說,偶爾振臂高呼咆吼一下,不少新生都掩著嘴在笑,維崧看在眼裡也不禁扯起嘴角微微笑了。

 

  「現在,有請我們跆拳道社的長勝將軍,陳維崧學長跟大家說幾句話!」社長發現了維崧在偷笑,惡狠狠的盯著維崧,存心惡整他。

 

  維崧乾笑一下,清清喉嚨。

 

  「社長也未免太抬舉了,我只是真心喜歡打跆拳而已。希望大家能夠明白武道均發自於心,以後用心練習,真心喜歡跆拳道,那自然可以打得好。以後我也會參與大家的練習,請大家多多指教。」維崧從容不逼的把整段話說完,向大家躬了一鞠,精彩的演說贏到了大家的掌聲,反而令社長面色甚為難看。

 

  嬉鬧的迎新活動維持了一整天,維崧率先靜悄悄的離開社團中心,免得再被社長找碴。

 

  星光滿天,已經是微涼的夜晚了,維崧攅緊領口,準備好好享受一下寧靜的歸路。

 

  才剛踏出門口走不到兩步,維崧就被是拍肩,當他想要回頭的時候臉蛋就被肩上那隻手的手指戳住了。

 

  「嗨,竟然會在這裡再次遇見你喔,陳.維.崧。」

 

  維崧的心臟被重擊了一下,僵硬地回過頭去,眼中映入玫瑰的容顏。

 

  同樣清麗的臉孔,勾魂的丹鳳眼,嘴邊掛著玩味的笑容。

 

  笑得如此耀眼,彷彿由水晶雕刻而成的玫瑰,在夜色中多麼的璀璨。

 

  「想不到,妳竟然會是我的學妹,還是跟我同社團的社員。」維崧克制著自己驚喜的感覺,可是眼睛還是不爭氣的亮了起來,「妳說,下次見面會告訴我妳的名字的,是嗎?」

 

  「唔……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喔。」玫瑰縮回手,輕點自己白晢的臉頰,「那好吧,聽好了,不要隨便告訴別人喔!」玫瑰眨巴著她的鳳眼,頑皮的笑了。

 

  「我的名字,就叫徐紫雲。」

 

  腦海深處某些記憶被翻動,卻只感覺到有段記憶意欲從虛無的黑暗中掙脫而出,看不見裡面的內容。

 

  這般熟悉,好像從出世開始就惦記著這名字一樣。

 

  徐紫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lfer 的頭像
wolfer

狼館

wol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23
  • 終於推出第二篇~~~
    加油~! =]
  • SD
  • 加油
    I like this very m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