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他很優秀,絕對的優秀。剛陽到極點的臉孔,兇猛的濃眉,鋼條型的肌肉,工管系碩士,簡直是全天下男人所想擁有的一切。

 

  如果撇除他的身高和聲線的話。

 

 

  如此令女人垂涎的條件,卻徹徹底底被他的身高和聲線所打敗了。

 

 

  你能想像外表兇猛若此的男人,身高只能可憐的貼近一百六十公分,女性化的聲線像是貓咪在叫的感覺。

 

  這讓很多人產生了一個謬誤,「噢他是同性戀對吧?」

 

  然而他水樣溫柔的心卻完全被忽略掉了。

 

  「維崧!我終於交了碩士論文了!哈哈哈,謝謝你給我的資料啦。」爽朗的聲音響起,博倫走前用力拍拍維崧的肩膀,咧開嘴給他一個陽光燦爛的笑容,「今晚一起去喝一杯吧!為報答你,我請客好了!」

 

  維崧溫順的笑笑點頭,看著身高一八零的摯友,又是感嘆又是羨慕。

 

  如果我也可以有這樣的身高和這麼有男人味的嗓子就好了。

 

  有異於其他自命清高的研究生,除了重要場合,維崧都總是喜歡穿著輕便的休閒服,而不是縛手縛腳的一襲西裝。相由心生,為人險惡的人即使穿上全套阿曼尼也不見得能夠掩蓋到他眼底的陰狠,衣服本來就只是要來蔽體的而已。

 

  晚上赴約途中,路邊有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乞丐,同情心泛濫的維崧憐惜的皺了皺眉頭,正伸手往袋裡掏錢的時候,老乞丐看著維崧擰緊的眉頭,露出驚恐的神情連滾帶爬的落跑了。

 

  我只是想幫助你而已。

 

  維崧無辜的眨眨眼,壓下心裡的酸苦。

 

  大概是週末的關係,酒吧擁擠得很,維崧左顧右盼也尋不著博倫的身影。

 

  「維崧!這邊走!」博倫在遠處的角落向維崧誇張地揮揮手。

 

  博倫就愛找這種龍蛇混雜的地方。維崧在心裡碎碎念著。

 

「給你介紹,這是美蘭。」博倫挑挑眉,摟緊了身旁的艷容女子。

 

  「幸會。」維崧禮貌的伸出手,只見名為美蘭的艷容女子臉上稍現驚訝之色,隨即禮貌的笑笑,跟維崧握手,顯然非常有修養。

 

  博倫貼近維崧的耳朵,「噯,這可是中文系的系花耶!正點吧?」然後舉起他的馬丁尼,瞇起眼睛對著維崧嘿嘿怪笑。

 

  酒過幾巡,博倫和美蘭的漸現醉意,開始大聲笑鬧了起來,維崧還是微笑著,偶爾呷一口威士忌,小心不讓自己攝取過多的酒精。

 

  薄醺的美蘭的確有種醉人的美,但那並不適合維崧,他對女人總是抱著欣賞的態度,使博倫也曾經不禁懷疑他的好兄弟其實有著龍陽之好,令維崧啞然失笑。

 

  我可是個非常正常的男人呢,只是暫時沒有女人能夠吸引到我而已。

 

  維崧總是這樣的安慰自己,因為不只沒有女人能吸引到他,男人亦然。性別對他而言不算什麼,愛一個人不應因為他是個男人或她是個女人,對他而言特意去選擇一個性別來愛,這是一種玷污愛情的行為。

 

  維崧默默的拿起酒杯坐到酒保前的位置,免得聽到博倫跟美蘭說的一些不堪入耳的說話。

 

  還碩士研究生呢,看你的樣子跟一般的流氓小子有什麼分別?

 

  一抹艷紅的身影刺進維崧的眼中,逼得維崧必須瞇起眼睛才能看清眼前的人。

 

  「不跟朋友一起坐?」

 

  清麗的臉不施半點脂粉,卻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嫵媚之態,鳳眼微歛朱唇輕啟,她高挑得接近一八零的身高配上一襲火紅的長裙,像極了一朵艷麗玫瑰。

 

  她低啞而磁性的嗓音使維崧虎軀一震,如此佳人竟然跟他有著同樣的缺憾,但心中竟然覺得這嗓音極為熟悉。

 

  彷彿一個沉睡在心中已久的聲音。

 

  「免得礙了他們的雅興,反正他們的互動我是不懂得樂在其中的了。」維崧強自壓下自己異樣的情緒,「妳留意我很久了?」維崧開玩笑的問道。

 

  「在質素低俗的男人群中,很難不發現像你如此富男人味的人。」玫瑰小姐若有所思的側側頭,白晢的手指一下一下輕點著自己的臉頰。

 

  酒保癡癡地呆望著眼前艷麗的玫瑰,不自覺地把一杯龍舌蘭放到玫瑰面前。

 

  「謝謝。」玫瑰向酒保報以一個媚惑的微笑,更是勾走了酒保的三魂七魄。

 

  維崧輕笑,這般有趣的女人實在很能引起他的興趣。

 

  「謝謝妳的誇獎。難道妳又是孤身一人來到這龍蛇混雜之地麼?」維崧輕呷一口他的酒然後環顧四周,只見到處喧鬧的男人與女人成堆作樂。

 

  「只是普通一間酒吧而已,不是嗎?如果是龍蛇混雜之地的話,那你算是龍還是蛇?」玫瑰眨巴著她勾魂的鳳眼。

 

  「只能算是區區小蛇吧,這個看身高就很清楚了。」維崧自嘲。

 

  「男人不是用身高來評量的,四肢發達多數頭腦簡單。」玫瑰不屑地以眼角瞄了一下她左後方那個正在發酒瘋的肌肉男,「更何況,我不與不長腦袋的豬哥攀談。」

 

  維崧釋然,舉杯向這位可敬的玫瑰小姐致意,玫瑰含笑不語,只是拿起她的杯子輕碰維崧的,彷彿看穿了他的心。

 

  大概是因為天下的女人都喜歡以貌取人,才會忽略了維崧這塊蒙塵的寶玉。維崧看著這株奇特的玫瑰,想不透這種熟悉感從何而來。

 

  「我們見過面嗎?」維崧疑惑。

 

  「天知道?也許曾經擦身而過吧。」玫瑰根本滿不在乎,只是慵懶的伸伸懶腰,引得旁邊幾個男人側目,臉上盡是垂涎之色,大口大口的灌著啤酒。

 

   維崧有點惱怒,狠狠瞪了那幾個企圖不軌的人幾眼。玫瑰冷哼一聲站起來,聲勢磅礡的咬一口檸檬,舔一口鹽巴,拿起酒精濃度比起啤酒高得要多的的龍舌蘭仰頭一飲而盡,然後輕蔑地看著那些好色之徒,使得他們全都縮了縮脖子,低頭喝他們的酒去了。

 

  好有氣勢的女人,難怪不怕孤身獨闖這種龍潭虎穴。

 

  玫瑰再次優雅的坐下來,維崧佻皮的對她輕輕鼓掌。

 

  「好有氣勢的小姐,我甘拜下風。敢問小姐芳名?」維崧對著玫瑰擠眉弄眼,雖然旁人看上去覺得有點可怕,玫瑰卻被他逗得花枝亂顫。

 

  「問人姓名時,不是應該先報上自己的名字麼?」玫瑰的手指輕敲桌面,對維崧媚笑著。

 

  維崧拍了一下自己的頭,笑罵自己失禮。

 

  「陳維崧。」

 

  玫瑰美目一睜,只覺這名字無比熟悉,恍神了一下子。

 

  「如果有機會再見,我就告訴你吧。」玫瑰嫣然一笑,「我會好好記住你的,陳維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lfer 的頭像
wolfer

狼館

wol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5555
  • 你的部落格很棒

    歡迎參觀我的網站幫我衝人氣.....................
  • mrwu
  • 好特殊的角色設定...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