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企圖

   如是者,五位嬌艷的女奴都在這個香艷的晚上被女伯爵壓在身下肆虐一番。五人的體表都是情慾的玫瑰色,大概是因為高潮了好幾次的關係。

 

  珍在匙孔裡偷看,身體隨著房內女僕們的高潮而升溫,到五位女僕都軟癱在床昏過去時,她的內褲已經濕了一片。

 

  女伯爵施施然的離開女僕們的粉腿肉陣,絲毫不見疲態的走近門,珍本能地想逃走,但發軟的身軀並沒有給予她逃走的力氣。

 

  喀嚓。

 

門開了。女伯爵一絲不掛地出現在珍的面前,手還濕漉漉的滴著女僕們的春水,珍呆呆的看著裸露的女伯爵,不知所措。

 

  「尼諾小姐,偷窺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而住在我的城堡裡,本來就已經要付出一點代價的了。」女伯爵妖魅的笑著,輕輕扯著珍的頭髮,向她吹了一口氣。珍只覺得那氣味異常甜膩,正疑惑之時,她就失去知覺了。

 

 

 

  珍醒來時頭痛欲裂,倏地想起了昨晚的事,立即驚慌的撐起身子檢查自己的衣服。衣服就如昨晚離開睡房前一樣,下體亦沒有被侵犯過後的疼痛。可是,她卻發現自己的頸際有兩個小小的疤痕。

 

  難道說,那個女伯爵吸了她的血,把她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吸血鬼麼?

 

  門「吱嘎」一聲的開了,進來的是尤麗,她遞給珍一碗氣味清香的熱湯。

 

  「妹妹,把這個喝下去吧,感覺會比較好。」尤麗憐愛的摸摸珍的頭。

 

  珍單手接過熱湯,茫然地摸著那兩個像是小孔似的疤痕,「她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以後,大家便是一家人了,其餘五位,都是妳的姐姐。我是最早來到的,順次序是我,嘉莉,桑尼亞,茉莉,蘇菲,之後就是妳了。」尤麗笑笑,放下一套跟她身上款式一模一樣的女僕服,「更衣後就要到大廳集合然後分派工作嚕,留在這裡,總得幹點活的。」

 

  「請問……伯爵她是……」珍欲言又止,總覺得這話題有點禁忌。

 

  「主人她是吸血鬼沒錯,但她絕對是一隻很好的吸血鬼。而我們,都是她的血奴,包括妳。」尤麗的臉上蕩漾著幸福,眼神無比閃爍,「只要聽話,不僅不會弄掉性命,主人更會主動保護妳,生活也會很優裕。不過記緊,一定要聽話。」

 

  說罷,尤麗就離開珍的房間了。

 

  珍雖然有點驚恐,她不明白血奴到底是什麼,亦不明白一隻吸血鬼代表著什麼意義。但依照尤麗的說話,只要肯乖乖聽話幹活,就能活命。既然父親過世後就只剩她一人,孜然一身,就當打份工吧!

 

  大廳中,五位跟自己穿著一式一樣的姐姐已經在等珍了,但卻沒有看見女伯爵的身影。

 

  「很好,以後我們又多一位家人了。」尤麗微笑著說,看見珍到處張望的樣子,她又解釋道,「主人沒那麼早起的,我的妹妹。在主人起床前我們就先幹點活讓主人起床後比較舒適吧。今天桑尼亞依舊為主人準備早點的一點小吃,嘉莉和茉莉去替主人燒水和準備沐浴的事項,蘇菲今天就負責替主人整理花圃吧,然我和新來的珍就負責打掃。」 

 

  在幹活的時候,尤麗耐心的跟珍解釋她心中的疑團。

 

  「其實……吸血鬼是個怎麼樣的存在?」珍實在很懼怕,懼怕自己會變成連自己也害怕的怪物。

 

  半夜會突然變成醜陋的怪物跑到村子咬人嗎?不……縱使村裡半點人情味兒都沒有村民從未待她好過,她亦不願傷害自己的眷族。當然,如果變成吸血鬼也算得上跟人類同族的話。

 

  「傻孩子。妳到這裡都好一陣子了,妳覺得主人有虧待我們嗎?」尤麗有點沒好氣的笑笑,「吸血鬼的生命很漫長,這種生物需要的就只是血為食糧而已。主人的族裡有些長老千百年都在致力於爭取權力,有些又妄想把人類滅絕,但主人是個絕對的例外,」尤麗感傷的嘆了一口氣,「每隻吸血鬼在成年那一刻,都會被遠古罪神賜予可協助牠們達成願望的力量。大部分的吸血鬼都會要求權力﹑力量等等,而主人她……選擇了愛情。」尤麗幽幽的說,「主人認為,在吸血鬼漫長的生命中,只有愛情才能豐富她的心,所以她甘願窩在這塊小小的屬地,默默的愛著她的子民,愛著她帶回來的我們。」

 

  珍的腦海變得一片空白,她完全沒有想像過伯爵是如此重感情的一隻吸血鬼。能夠為了不斷追求愛而捨棄一切的伯爵,深深的撼動了她。

 

  「那……這兩個小洞代表著什麼?」珍還是有點不安心的摸摸自己脖子上的兩個小孔。

 

  「咦?怎麼會這樣?」尤麗很驚訝,似乎她們不曾受過這樣的待遇,「主人都是在徵求我們同意後才把我們變成血奴的,她沒向妳解釋或是說過什麼嗎?」

 

  珍茫然的搖搖頭,伯爵居然自作主張的把她變成她的血奴?怎麼可以這樣!

 

  這時候,魅惑的女伯爵懶懶的起床了。

 

  「日安。」伯爵瞇著眼,禮貌性的跟珍和尤麗打招呼,「尼諾小姐今天的工作是跟妳一起打掃嗎?」伯爵完全不受影響的走到差不多算得上毒辣的太陽底下,也只是瞇了瞇眼。

 

  「是的主人。」尤麗低著頭說,卻掩蓋不住從眼裡湧出的愛意。

 

  「請問……伯爵,為什麼妳沒有徵求我的同意,就擅自把我變成妳的血奴?」珍咬著唇漲紅著臉,這實在是太不尊重人了,她很生氣,很生氣。

 

  「喔?不可以麼?」伯爵一反常態的輕挑起來,沒有半點愧意,「進來的人,我愛怎麼待她就怎麼待她,妳有意見?」迫人的氣勢嚇倒了尤麗,她的臉瞬間變得刷白。

 

  主人動怒了嗎?這麼多年我也沒看見過她動怒的!

 

  「難道妳就不會尊重一下我的意願嗎?我是個活生生有思想有感情的人!不是任妳擺佈的玩偶!」珍很激動。在她心中,工作低賤受人鄙視她也無怨,但她也是個人!難道街邊任何一個男人都可以因為她的工作低賤或惹人厭而上了她嗎?

 

  「很好。我不需要妳當我的血奴了,妳亦不需要再跟著尤麗她們幹活,」伯爵嘴角勾起一個殘酷的笑容,「從明天開始,妳只需披著輕紗侍候我,當我一個人的女奴。」然後就走上前,把珍的女僕服一把撕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lfer 的頭像
wolfer

狼館

wol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