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         家 

午後的陽光灑進開敞的莊園,賦予蔥鬱的草地最天然的能量,讓它們蓬勃地生長。但莊園以內的城堡,卻這溫暖的午後散發著冷冰冰的氣息

那是缺乏人氣所導致森冷

        山下的村民謠傳,住在那陰陰森森的城堡內的女伯爵其實是個愛吃小孩的惡魔,所以村裡的小孩子從來不敢到莊園附近嬉戲。而會靠近莊園的大人,就只有每星期把食物和必需品送到莊園門前交予僕人的商人。

  「妳又在撿些什麼東西!沒用的東西!」德里發著酒瘋,怒罵著女兒。

  珍低下頭,默默地承受爸爸的怒火,心裡暗自哭泣。

  如果媽媽還在……爸一定不會變成這樣子的……

  「妳這不肖女兒!我不管妳了!」德里一怒之下摔破酒瓶,奪門而出。

  奇怪,爸爸平常都趕我出去,怎麼今天自己出去了呢?

  突然,她湧起一陣惡寒,想起德里昨晚半夜流著淚驚醒的場面。

  「爸爸!」珍立即追趕出去,一直追,一直追,直到看見德里。

 

  就這樣,看著德里衝向疾駛中的馬車,像一個破娃娃般飛了出去。

 

  珍含著淚,用最快的速度奔至德里的身旁,抱起倒在血泊中的爸爸。

  「自己……好好生活……爸爸對妳不起……要去見媽媽了……」德里半瞇著眼,愧疚的說完這十年來最溫柔的話,便呼出最後一口氣了。

  珍緊抱著十年來對自己打打罵罵的爸爸,卻是世上最後的親人。現在,連爸爸都離開了……

 

  「臭棺材崽子快把妳死老爸的屍首拖走免得礙事!快滾快滾!再不滾我就跟妳計算妳死老爸撞傷我馬兒的錢!」兩父女一向在村子裡都不受歡迎,只因為他們的家業是賣棺材的,村民覺得不吉利,加上因為珍整天撿破爛,弄得一身髒兮兮的,也就越討那些無情的村民厭了。

  珍緊抿嘴唇,吃力地把爸爸的遺體搬回家,然後在店裡找出最好的棺材把爸爸放進去。

  體虛氣弱的珍做好這事,已經滿身大汗腳步浮浮,但她不能指望那些無情的村民,只得默默地把棺材拉上山。

  一直從午後拉到入夜,拉到母親的墓前,珍終於撐不住了。一整天沒有進食的她眼前一黑,倒下了。

 

 

 

  珍朦朦朧朧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不是家裡破爛的天花,而是她這輩子都沒有看見過這麼富麗堂皇的房間。一個穿著女僕服的美麗女人站在一旁見珍醒過來了,便走上前。

  「小姐您終於醒了,我家主人吩咐妳醒來後讓小的侍候您沐浴更衣。小姐這邊請,小的名字叫尤麗。」尤麗恭敬的領著滿頭問號的珍走過曲折的迴廊。

  「請問……這裡是哪?」珍小心翼翼的問著。

  「回稟小姐,這裡是屬地領主萊.路柏斯女伯爵的城堡。」尤麗帶著珍走進了一間很大的浴室,裡面站著另外四位絕色女僕。

  萊.路柏斯?那個村民說會吃小孩子的惡魔?

  珍泡在敞大的浴池裡,絲毫不敢反抗的讓五位女僕細心的幫她從上而下洗刷,整理好儀容。然後侍候她穿上華麗的宮裝,帶領她穿越迴廊,走進暗黃色調的飯廳。

  儀容經過整理的珍,不再是那個髒兮兮的少女,而是一個嬌美的少女。

  「主人,那位小姐已經帶到。」五位女僕恭敬地低下頭,臉上卻是掩蓋不住的羞意。

  珍抬頭看,只見萊.路柏斯穿著貴氣的大袍子,手裡輕輕搖著裝滿鮮紅的液體的酒杯,紫色的雙瞳掃視著珍。

  女伯爵是個俊俏的貴族,擁有貴族的雍容氣息卻沒有被腐敗侵佔。漆黑如夜的頭髮優雅地束成一個小小的馬尾。雙瞳是神秘的紫色,猶如夜的君王,充滿誘惑的魅力。

  「嗯。」這位尊貴的女伯爵臉上露出讚許的神情,放下昂貴的酒杯,綬步走向五位女僕。珍看見五位女僕的臉迅速的飛紅了起來。

  「今晚五個來我房間。」女伯爵滿意的舔舔嘴唇。

  「謝謝主人。」五位絕色的女僕嬌羞地稱謝,然後開始侍候珍和那位女伯爵用餐。

  珍不禁暗想,原來這位尊貴的女伯爵是個同性戀?那自己……

  「美麗的珍.尼諾小姐,萊.路柏斯伯爵向妳問好。對於妳父親的事我深表哀痛,已命人安葬。請放鬆一點,以後就當是自己的家好了。」萊.路柏斯露出優美而友善的笑容,輕易的攻破了珍的心防。

  珍吃著她從來沒有吃過的珍貴佳餚,冷淡卻優雅的女伯爵偶爾的一句關懷,為她一直空洞的心注進了一絲絲溫暖。

 

  晚上,珍躺在柔軟寬敞的大床上,靜靜思索著這天發生的一切。

  為什麼女伯爵會知道我是誰和發生過什麼事?為什麼她會把我安置在她家?還有那些女僕……全都是她的女人嗎?那個高貴優雅的女伯爵。那些女人……會在她房間幹嘛呢……

  珍想著,才驚覺自己在想的東西有多羞人,當場羞紅了臉。卻又越想越好奇,想要窺探她從不知道的事物,而心中像是有股力量,驅使她爬起床,披上睡袍攝手攝腳的走到女伯爵的房間外,透過門上的匙孔窺看。

  「主人……」五位嬌艷的女僕均或半躺或倚坐在床上,媚眼如絲的看著她們的主人。女伯爵依舊披著她的大袍子,搖著酒杯。

  「有準備嗎?」女伯爵瞇起她誘惑的紫瞳,威嚴的問著她的女僕。

  女僕們羞怯的低下頭,開始各自褪下厚重的女僕服,直到僅披著一褸輕紗,半透地展露著她們炫目的胴體。

  女伯爵滿意地笑笑,示意女僕們幫她解開袍子。女僕們羞紅著臉,有條有理的把女伯爵的袍子解開,然後每人各司一處,替完全赤身露體的女伯爵按摩。

  女伯爵的身體包覆著優美的肌肉,白晢得過份的皮膚散發著冷芒,把珍看呆了。

  漸漸,女僕們開始有點按奈不住,從用手按摩,慢慢變成以傲人的胸部磨擦著女伯爵,她們的身體開始發燙,嘴裡發出鎖魂的喉音。

  「嗯……啊……唔……」隨著女僕們的聲音開始大起來,女伯爵看似冰冷的肌膚也跟著女僕一起泛紅。

  「尤麗。」女伯爵翻過身,雙眼發紅的看著尤麗,以命令的語氣喚著她的名字。

  「主人……」尤麗以最誘惑的姿勢爬到她主人的身上,開始以整個身體跟女伯爵磨擦,還一邊像小狗般舔著女伯爵的脖子和胸膛。其他四位女僕則在旁邊用手摸遍均已動情的兩人。

  終於,女伯爵的雙眼變成了充滿慾望的血紅,翻身把尤麗壓在身下,喉間發出野獸般的低吼,犬齒不知不覺的伸長,輕輕劃過尤麗的鎖骨,雙手用力愛撫著尤麗的敏感部位。

  「啊~嗯……」輕微的疼痛和愛撫刺激著尤麗,使她呻吟出聲。

  聽到她的呻吟聲後,女伯爵顯得更狂暴了。犬齒不斷在尤麗身上各處劃開大小不一的傷口,舔舐著她的鮮血,一手粗暴地掐著尤麗的胸部,一手開始侵犯她下體的禁地,而被女伯爵舔過的傷口,神奇地快速癒合了,沒留下任何疤痕。

  「主人……想要……尤麗想要主人……求求主人把尤麗強暴吧……」尤麗半呻吟半哀求,把身子更貼近女伯爵。

  女伯爵抬起尤麗的雙腿,右手的中指和無名指併合,狂暴地插進尤麗早已春潮泛濫的下體,快速的抽動和向上按,帶動著出入時產生的水聲和尤麗的呻吟聲。

  「啊~主人~主人……快……快不行了……尤麗不中用……尤麗不行了……」五分鐘過去,女伯爵的速度絲毫沒有緩下來,反而越來越快,尤麗經不住衝刺,口裡的呻吟開始變得無意義,身體漸漸僵了起來。

  就在她身體僵硬的那一刻,女伯爵精準無比的咬進尤麗脖子的大動脈,手亦往上一頂。

  在性高潮到達的同時流失部分血液,使尤麗高潮得更厲害,呻吟也失去了聲音,只看見下體如泉般湧出大量春水,女伯爵連忙低頭舔著,把濕潤吞進肚裡。

  尤麗虛弱地抱著女伯爵,完成了她這晚第一次的高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lfer 的頭像
wolfer

狼館

wol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