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維崧不懂,為什麼總是要回到這個令自己害怕的地方。

 

  墮天使沒說話,只是靜靜的遞給他一杯龍舌蘭,然後又回去擦杯子。

 

  維崧也不作聲,拿起杯墊蓋著酒杯,重重從桌上一頓。

wol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