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維崧已經忘記自己是如何挾著博倫回到宿舍的了,醒來的時候只有墮天使的笑聲纏繞在腦海裡。但第二天當他看見博倫脖子上淡得快看不見的兩個小印,他還是無法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博倫,你還好嗎?」維崧擔憂的問。很可能是被吸血鬼之類的咬到了吧?那他會不會變吸血鬼啊……

 

  「能有什麼不好?我可樂瘋了耶昨晚!那家pub的女生都很正,不是帶你去玩美蘭可不會放人呢。」博倫說的時候,還滿面酣意,「倒是你,坐吧台坐一個晚上不悶?」

wol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